恐怖都市
首页 > 干货    作者:祝乘风   2017年2月13日 20:04 星期一   热度:91°   百度已收录  
时间:2017-2-13 20:04   热度:91° 

前一段上海女孩和农村男友回老家过年,因为受不了农村环境逃婚的事情闹的火热,很多人都觉得上海女孩没礼貌。我其实最开始也觉得上海女孩过分,但是当我今年和女朋友去了她农村老家过年之后,我觉得上海女孩的做法是正确的。

因为在女友家,我遇到了更奇葩的事情:女方家庭不仅向我索要巨额礼金,还强迫我包办女友二哥的婚礼,更令我无法接受的是她两个哥哥的无耻行径。

我家境一般,只能算小康,我女朋友住在南方农村,家里特别穷。

我们两个都是北漂,在一起快一年了,我也是和她恋爱之后才了解了她的家庭条件。

我知道后没有因为家庭条件抛弃她,因为我女朋友对我很好,一直都很关心我,对我百依百顺,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我们在一起快一年了,但是我还没有得到她的身体。

其实我们俩已经住在一起了,但是女朋友始终说她是个很传统的人,不能轻易把身子交给我,除非她的父母同意,或者我们结婚之后才可以做这种事。

女朋友长得很漂亮,皮肤特别水嫩,身材也好。

但是每天晚上我们俩抱着睡觉的时候她只允许我摸她,却始终很坚定地不让我得到她,我觉得一个女孩子自我保护意识强一点也没什么错,也就没有太强硬。

坚持了差不多快一年,终于今年过年的时候女朋友邀请我去她家过年,说如果这一次她父母同意了,她就让我嘿嘿嘿。

也许是因为女朋友的身体对我诱惑的确挺大,所以我就同意了,和女朋友先坐火车再倒汽车,最后步行了差不多二十里路,终于到了她的家。

她家住在深山里的一个村子,很小,村子里最多不超过三十户人。她家的房子不算小,但是特别破,四面漏风。

虽然穷,但是她的父母都特别热情,见到我端茶送水,还都挺客气的。去了她家之后我才知道她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当天据说去县城里置办年货了,还没有回来。

我陪着她父母聊了一下午,晚上吃的饭也都是村子里的饭菜,的确看上去不太卫生,可是却也不至于吃不下去。

山村里面睡觉很早,晚上八点多她爸妈就让我们俩去睡觉了,因为房子少,她还有两个哥哥,所以我和她被安排在一间屋子里,而一直到晚上睡觉,我都没有见到她的两个哥哥。

进屋关上门,我心里早已经急不可耐了,之前女朋友一直告诉我只要见了她父母,她就可以让我得到她的身体,她爸妈也让我们俩住在一个房间了,这不就等于是默许了么?

我都等了一年了,说实话早就憋坏了,再加上农村晚上漆黑一片,又没有别的娱乐措施,唯一的娱乐可能也就是男女之间的这点事了。

上了炕之后,我就开始脱女友的衣服,南方山里晚上特别冷,所以她穿的也多,扒一件衣服很费劲。

好不容易都给脱掉了,我抱着女友,伸手就往下面摸过去。这时候女友忽然把两条腿紧紧夹住,摇头问我想干嘛?

我说你父母也见过了,咱俩也睡在一个屋里了,当然要嘿嘿嘿了。

结果女友却还是不让我进去,摇头说不行,她父母没有同意呢,今天因为初次见面,她父母没好意思聊那方面的事。

我当时已经做好准备了,结果被这么打断,心情不是太好,我就有点生气。我说我陪着你千里迢迢来山沟里挨冻,吃的都是猪狗不如的食物,已经很有诚意了,怎么想要嘿嘿嘿就那么难呢?我已经拿出诚意来了,你怎么就不能也拿出诚意呢?

女友也生气了,光着就从被窝里钻出来,说诚意难道就是她的身体么?结婚了以后天天搞都行,这会着急干嘛?

我怕她冻着,当时就服软了,赶紧让她钻回被窝里,说那我再坚持坚持,反正都坚持一年了,也不在乎这几天。女友也算是通情达理,说虽然不能嘿嘿嘿,但是可以帮我吹。

结果没想到她妈忽然推门进来了,说她今天晚上要和我们睡一起,要不然她姑娘的名节就受到损失了。

我一听就崩溃了,本来我们小两口睡一块多合适,忽然钻进来一老大妈算怎么回事?而且女友她妈还坚持要睡在我们中间。最后我没办法,只能同意了。

女友她妈入睡特别快,而且打呼噜特别响,她睡着了之后我就彻底睡不着了。再加上被窝里头潮湿还有怪味,我就穿上衣服到外头抽烟。

结果一出门,我就听见他们家东边屋子里头有动静,我赶紧过去看了一眼,东屋窗户上的窗帘正好烂了,我居然看到屋子里有两个男人在炕上按着一个女的!

那女的什么都没穿,披头散发,但是看上去不像是农村人,皮肤比我女朋友都白,胸大腿长,挺年轻的,一直在哭。

而那两个男的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好像准备轮流上。

我看的头皮发麻,心想这两个男的肯定就是我女朋友那两个哥哥,可是这女的是谁?难道是从县城抢来的姑娘?

我围观久了,不小心弄出了动静,兄弟两个里头年纪比较大的那个听见动静就要出来,我赶紧回自己屋里眯着,一晚上没有再出去。

第二天醒了之后我终于见到了那两个兄弟。大哥三十了,二哥才二十五。

大哥是农民,但是好像二哥读过书,还上过大学,现在不知道在哪打工。

最奇怪的是我还看到了昨天晚上被这两个人堵在炕上的那个女的,她也就二十多岁,长得挺妩媚的,脸上没有笑容,嘴角还有点淤青,但是却挺老实的站在大哥身边。

一介绍我才知道,这女人居然是大嫂!是大哥明媒正娶娶过来的!

我当时就没有反应过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好当场问,只好找个机会悄悄问我女友。

她先是不肯说,后来才告诉我说这女人的确是大嫂,可是大哥跟她结婚快五年了,一直没有孩子,父母看不下去,就想让她二哥“帮帮忙”,正好二哥也没结婚,就试试能不能让大嫂怀上。

我一听,心说这家人简直是太荒唐了,心里头已经开始抵触这一家。

而更让我抵触的是后面的事情。回去之后女友她妈忽然找我来到院子里,跟我说我想跟她闺女结婚可以,但是必须要备齐五十万礼金现金,然后还要负责给她二哥娶个媳妇。

她说农村娶媳妇只要有钱就行,这个大嫂长得漂亮吧?花了五万娶过来的,加上宴席什么的一共是十万。而二哥比大哥要宝贝,是家里头的心头肉,办婚事至少是老大的两倍,要二十万。那么给二哥娶媳妇再加上礼金一共就是七十万。

我苦着脸说婶子我真没这么多钱,我也是个打工的,父母也都快下岗了,家里头加上我手头上的最多也就二十万。

女友她妈一听就翻脸了,说你自己考虑吧,我家阿芳长得还俊呢,要你七十万又不是坑你,你要是不拿钱,就别想跟我闺女上床!

这事闹完我心里头很不愉快,再加上女友她两个哥哥做的荒唐事,让我心里头更有点不舒服了。

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和女友沟通一下这个方面的问题,可是和她交流之后,她的态度也很明确,就是我如果不拿出七十万来,她就铁了心不让我碰她。

最开始还能搂搂抱抱,现在连摸她手都不行了。

我终于明白其实和她回家过年简直就是个陷阱,她们家人准备把我骗到山沟里头一起坑我。

我也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对这件事情越想越憋屈,一开始只是礼金,那么往后呢?我已经看出来了,她们家算是个典型的重男轻女的家庭,大哥、二哥两个男孩子在他们家就是上帝,就是一切,往后我们结了婚,女友指不定还要再给她大哥、二哥搭多少钱,再加上二老,我这是相当于一个人给她们一家子打工。

想明白了这一切之后,我决定第二天凌晨悄悄离开,和女友的关系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为了赶早班火车,我起了个早,四点多天还没亮就起来了,趁着女友她妈呼噜震天,我收拾一下直接走了。

然而还没出门,我忽然听见东屋有动静,回头看见大嫂穿着一件特别旧的羽绒服站在那看着我。

说实话大嫂真漂亮,比我女友还要漂亮,脸蛋儿和身材都跟明星似的。可惜就是被她们这个奇葩家庭给糟蹋了。

我还以为大嫂只是听见动静出来,没想到大嫂忽然追过来,问我能不能带她一起走。

我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事,又一想,大嫂这么漂亮,该不是被拐卖过来的吧?一狠心,就带着大嫂跟我一块走了。

大嫂路上也没和我说几句话,只是一直在说谢谢。到了县城后她就跟我分别了,我们俩也没留什么联系方式。

我坐车赶回了北京,到家后忽然接到女友的电话,电话里女友告诉我大嫂在厕所上吊自杀了,就是我走那天凌晨被发现的……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女友在骗我。因为之前我也听过一些故事,有的农村家庭好面子,男人媳妇跑了他们没脸直说,就说媳妇病死了什么的。

反正当时我已经决定和女友彻底断了,我也没有顾忌她家的脸面,直接就说:别骗我了,大嫂是跟我一块出来的,早到了县城了。

没想到女友一听就慌了,让我千万别吓唬她,千万别开这种玩笑。

我这才听出来女友好像真的没有骗我,大嫂是真的上吊死了。

这事让我心里头很乱,因为我当天早上真的是和大嫂一起从家里出来的,大嫂总不能等我走了之后又回去了,还上吊自杀了吧?这从时间上讲就做不到。

女友挂了电话后没有再联系我,因为大嫂的事,我从她家逃走这件事情被忽略了,女友压根就没提。

不过我已经做好决定,等女友回来后我就跟她提分手。

但这次回来,女友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都变得特别的沉默寡言,而且性格也变得异常的顺从,一切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女友回来之后先是主动给我道歉,说她爸妈都是乡下人,都是传统老封建,观念很老旧,但是他们心眼都是善良的,之后又告诉我,我走了以后她父母和哥哥都很后悔,说错过了一个好女婿。

这几句话倒是说的我心里头舒服了一些,如果他们能够意识到自己观念太封建愚昧,我也不会得理不饶人,毕竟将来是要一起过日子的,能沟通理解是最好的。

更让我惊讶的是这次女友回来居然还带来了一盒TT,看样子已经准备将她自己献给我了。

这和之前她守身如玉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当晚女友很早就去洗澡了,洗完之后裹着浴巾出来,二话不说就拉着我到床上。

我隔着浴巾轻轻地抱着她,心里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但是在办事之前我还是留了个心眼,问她为什么现在肯把身体交给我了,因为最开始的时候她父母一直坚持必须要收到礼金之后才能允许我碰她,她自己也认可这条规定。

女友先是支支吾吾地敷衍我,但是我一直追问,她这才说明了原因。

她告诉我因为大嫂出事了,她二哥短期内必须要来北京一段时间,而二哥在这边无依无靠,所以可能需要住在我这里。

一听见大嫂,我就好奇了起来。因为我当天真的是和大嫂一同出的门,一直到早上七点多在三十公里外的县城才分开,可是女友偏偏告诉我大嫂当天凌晨上吊死了,这根本不可能。

借着女友打开的话题,我就追问她大嫂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友一听脸色就变了,拼命摆手,说别讨论那个女人了,不吉利。

我很想问问到底怎么不吉利,可是只要我尝试着继续问下去,女友就非常抵触,甚至有些惊慌。

我最后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和我出门的大嫂该不会是鬼吧?

没想到女友一听就崩溃了,嚎啕大哭。

我只好先安慰她,试着转移话题,问她二哥到底来这边干什么?

女友对她二哥的事情也是遮遮掩掩,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她二哥会在这里住一两个月的样子。然而对于她们家的这个请求,我其实心里不是很乐意。

这房子是我租的,从没要过女友一分钱。房子面积不大,五十平米,一居室,我们俩人都住不开。她二哥如果来了肯定非常不方便,而且经过前面的事情我已经认清楚了这家人的本质,我知道她二哥过来肯定是来占便宜的。

但是女友不断恳求,我也一时心软,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三天后女友二哥就来了,进来之后连句谢谢都没说过,特别心安理得的住下了。

据说她二哥上过一个三本的大学,后来经人介绍有过几次工作,都因为吃不了苦就辞职了,最后五湖四海投奔亲戚。

我跟她二哥尝试着交流了一番,想问问他来北京到底办什么事,结果她二哥一直所答非所问,不肯透露具体情况,问了几次我就明白了,她二哥根本不是来办大嫂的那件事的,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住了两天之后,她二哥忽然来找我,说这几天老是梦见大嫂,好像是大嫂的冤魂在纠缠他。说的言之凿凿,非常恐怖。他告诉我大嫂在梦里警告他,说自己会回来找他们一家报仇,要他们一家偿命!

因为大嫂的事情真的很诡异,所以我就有点相信了,然而二哥下一句话就露馅了,他开口就管我借钱,说要借五千块钱,找个高人驱鬼,要不然他可能会死。

我一听就乐了:真当我是傻子了?装神弄鬼的这些事情我也会信?我甚至怀疑大嫂上吊的事情根本就是他们兄妹联合编出来骗我钱的,这种欺诈的伎俩我之前也曾经听说过。

钱我当然没借,而且我还跟他明说了,住这里可以,看在女友的面子上我可以不收费,但是别想管我借钱。

女友知道之后就急了,说我不尊重她的亲人,还说我看不起穷人。

因为这件事情我又和女友大吵一架,更是坚持要让她二哥离开。

但是这还不是最令我愤怒的,更令我愤怒的还在后面。

我家里的现金都放在书柜里,女友知道那个位置,她二哥借钱失败之后的第二天,我下班回来之后发现书柜里的两千现金没了,一分都没了,她二哥也走了,不知道去向。

我当时就给女友下了逐客令,说让她卷铺盖滚蛋!这家子我谁都惹不起,我也懒得再和她们这一家打交道。

女友只剩下哭,一边哭一边说她把最好的青春都奉献给我了,现在我却翻脸不认人。而且她说她绝不会搬走,这是她的家,是我们俩共同的家。然而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掏过一分房钱。

我知道这家人我真是惹不起,于是就自己搬回了公司的宿舍去住,房租我交了三个月的,还剩下两个半月,算是送给女友了,以后她再也不是我的女友,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叫曹芳的普通女人。

几天之后曹芳的二哥回来了,上次那两千块钱据说全都糟蹋光了。曹芳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让我和她重归于好,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后来我都懒得再接她的电话。

她跟她二哥曹英一直住在我的那间房子里,但是听说她开始着手找新房子。曹芳工资不高,负担不起那间房子的费用。

又过了一个礼拜,我忽然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曹芳她二哥曹英真的死了,就死在我租的那间房子里了。

听到消息的时候我也傻了,我没想到这种事情真的会发生。

因为这家房子在房屋中介那边显示的租客还是我,所以出了事情之后中介先联系到了我。

中介是个东北大哥,叫蒋仁,三十岁不到,人还挺老成稳重的,他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刚下班。据说曹英大晚上被活生生勒死在了客厅里,曹英的指甲把客厅里的皮革沙发都给抠烂了,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死亡过程非常痛苦,死相极惨。

曹英毕竟死在了我出租的屋子里,所以警方最早联系了我,好在案发当天晚上我住在公司宿舍,室友们都能给我做不在场证明。

录完笔录出来,我忽然在楼道里碰到了曹芳。曹芳明显瘦了一圈,看见我之后疯了一样扑过来,拽着我低声说:“杨烨,你这回千万要帮我,求求你给我做个不在场证明吧,我哥真的不是我杀的!”

我一听这话也傻了,心想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曹芳这次表现得太可疑了,如果不是她心里有鬼,为什么要过来找我做不在场证明?

我就问她当时她到底在哪?为什么晚上没有和她二哥在一起。

曹芳就说她那天晚上没在家,在外面一个网吧过的夜,就她一个人,身边没有人能给她做不在场证明,可是曹英又真的不是她杀的,所以希望我能够给她做不在场证明。

我当场就拒绝了,这不是做伪证么?可是好端端的,曹芳有出租房不住为什么要去网吧住呢?我心里头就已经开始觉得蹊跷了。

在我的盘问之下曹芳才告诉我真相,说她二哥在外面勾搭到了一个打工妹,当晚是她二哥准备带回家“办事”的,为了给她二哥留出空间,曹芳这才出去了一整夜。

我一听就明白了,曹英死有余辜,说白了就是自己结交了不安全的人,这才导致了自己的惨死,我让曹芳把这些事情原本告诉警方,这样才能摆脱她自己的嫌疑。

得知了这个信息之后,警方很快就调出了当天晚上小区里的监控录像,发现曹英果然和一个女人一同回家,但是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出来过。

作为目前的租客,我、房东、中介蒋仁和曹芳四个人都去看了监控视频,试图辨别出这个女人的身份。

曹芳之前见过她二哥勾搭的那个女人,所以应该认得出来。

可是当我们看完监控的时候曹芳却否定了这个女人的身份,说这个女人和她二哥的情人不太像,监控里的女人身材要更加丰满一些。

我看了看监控,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因为监控不是特别清晰,只能看出个轮廓。

这时候曹芳忽然尖叫了一声,指着监控说:这不是大嫂么?

我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就炸开了,因为这监控里的女人长得和曹芳的大嫂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我们俩将大嫂上吊自杀的事情全都说了,相关部门当然不相信我们的话,觉得我们这只是一种心理作用,监控里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是大嫂。

做完了笔录出来之后,曹芳说她现在打死也不敢回出租房了,说她自己也不敢再一个人住了,希望我能够和她住在一起。

我当然告诉她不可能,我们两个已经彻底分手了,从今以后我们俩再也没有关系。

曹芳先是哭,后来看哭没用就愤怒地拉扯着我说我占了她的便宜,后来又说我拿了他们家的东西,害死了她的大嫂,她大嫂其实是找我来寻仇的,她二哥就是我的替死鬼。

我觉得她已经神经病了,也懒得再和她纠缠,直接就走了。

临走时曹芳告诉我她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我,她要纠缠我一辈子,直到死。

我当时就觉得惹上了这么一家子实在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当天晚上我回到了出租房,曹芳已经搬走了,她说过她再也不敢来这里住,因为她始终坚信监控录像里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大嫂。

房子还有两个多月的租期,空着太浪费,我就搬了回来。

没成想晚上的时候房屋中介蒋仁忽然过来了,登门拜访。

因为这房子刚死过人,我一个人还有点害怕,正好蒋仁过来了还能给我壮壮胆。

蒋仁进来之后也开门见山,说是房东请他过来的,有的事情房东不太好说,就让蒋仁说了。

房子是房东投资出租用的,本来好好的,现在忽然死了个人,变成了凶宅,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蒋仁也直说了,这样的情况很难办,当初租借合同复印的身份证只是我的,我是租客,曹芳和我同居的事情虽然也勉强能接受,但是现在多出来个曹英算是怎么回事?非要说的严重了,这属于“违背合同的非法转租、转借”,这种行为如果提起诉讼的话,那么我肯定乖乖等着赔钱。

再加上曹英直接死在了我租的房子里,如果闹得大了,我可能承担的责任更重,所以我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我也明白这些话只是房东说出来准备提条件的,就直接问房东到底什么意思。

蒋仁也只是苦笑,说这种事情他也很难办,他只是个传话的,有什么意见千万别算在他身上。

我点头说你就直说吧。

蒋仁点头,说:“房东那边说了,短期内凶宅肯定找不到别的租客了,你必须要续租下去,而且租金不能降,长期内如果还是找不到下家租客,这套房子你必须买下来。”

我一听头都大了,我就算有钱也不会买一个这么破旧的房子啊,还是凶宅!

蒋仁告诉我,房东没有逼着我立即买下这宅子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真的闹到法庭上去,我就只能赔钱了,连套凶宅都捞不到,还不如先答应着,到时候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折衷的办法,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总不能还相信那套封建迷信的事情不是?

我们俩聊了半天,最后我也只能先决定暂时租下来了,反正已经交了三个月的租金,先看看情况,不行到时候我帮助房东找下家。

这套房子买下来至少也要百万的价格,首付至少三十万,我算是看明白了,不管是礼金还是买房,这钱我必须得花出去了,这都是命中注定的。

蒋仁一走,我就觉得浑身发冷,客厅的沙发还没有换走,上面还有曹英的抓痕。

没过两分钟,敲门声又响了。我心里头琢磨蒋仁是不是又有什么幺蛾子刚才没耍出来?连忙去开了门。

没想到一开门,外面站着一个短发美女。

美女穿的特别清凉,上身是件半透明的白色衬衫,下身是条超短热裤,身材高挑,得有一米七左右,大长腿白的亮眼。

我傻眼了,刚准备问一句,那美女笑了笑说道:“曹英吧?我孙唯呀,你比照片上帅多了。”

我一想就明白了,敢情这美女把我当成曹英了。看样子曹英真的没有浪费我这里的住房资源,连续两天都约了女孩回来。

可是没想到曹英突然惨死,女孩今天赴约前来,却把我当成了曹英。

比照片上帅多了……我不由得冷汗:我跟曹英长得完全不一样好嘛?这姑娘瞎呀?

没等我解释,女孩直接进了门,还反手帮我关上房门。

她倒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轻佻,进来之后环视了一圈,还笑着问我:“这房子挺不错的啊?多少钱买的?”

我又懵了:“买的?”

“对呀,这不是你买的房子么?”孙唯大眼睛一眨,回头看着我。

我又明白了,曹英为了骗女孩,估计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手里有点钱的公子哥了,至少也是个有正经职业的工薪党,要不然就凭他那种背景,哪里能找的上女孩子?

孙唯是个话唠,而且还是自来熟,没等我回答就自己说:“这边算是近郊,最多也就三万一平,我看你这顶多也就一百多万吧,没多贵。”

说着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双白得刺眼的大腿对着我,抬起下巴问:“有车么?”

我好不容易找着机会了,连忙说道:“你误会了,我……”

“问你呢,有车么?”孙唯打断我,问题挺直接。

我也直接回答她:“没有。”

孙唯点点头:“挺好,实在。我还挺喜欢实在的男生的。”

说着她忽然朝着我挪了过来,将脑袋凑在我的脖子边上闻了闻,笑着说道:“你还挺讲卫生,我不喜欢浑身汗味的男生,你这一点还是挺满足我的口味的。”

我还是很尴尬,因为我毕竟不是曹英,而且我也不是那种特别开放的人,不过孙唯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让人闻了后有点想入非非。

说着孙唯忽然靠过来,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笑着说道:“我以为你跟别的花花公子一样,没想到你还挺有意思的……”

我终于找到机会了,连忙摇头说道:“你弄错了,我叫杨烨,不叫曹英。曹英是这里上一个租客。”

孙唯一听这话,眼睛都瞪大了,惊讶地看着我。

虽然美女投怀送抱让我心里有点把持不住,但是我也不能莫名其妙地把人家给上了,所以我还是解释清楚更好。

没想到孙唯忽然噗嗤一笑:“那咱们这就是缘分了,反正我就一句话:你约不约吧?”



点我阅读全文

推荐恐怖小说盗版网站【紫薇书屋



二维码加载中...
本文作者:祝乘风      文章标题: 恐怖都市
本文地址:http://crown.cf/post-12.html
版权声明:若无注明,本文皆为“Crown Zhu”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返回顶部    首页    自定义链接    自定义链接    自定义链接    后花园  
版权所有:Crown Zhu    站长: 祝乘风    程序:emlog